小羊想被渡海暴言

all2,没有节操,一心日和。

玩物

终于找到时间写了之前说的危险脑洞的最后一部分,就是尼尼在外面撩天撩地被门把们拉回去惩罚的部分。(大概算是个5////p)

重度OOC预警,癖好很不正经

慎点

  

《关于下午茶和午觉的重要性比对说明》(4)(完结)

【影山x渡海】【ooc ooc ooc】

被休息室外的喧闹声吵醒,渡海有些烦躁地抓了抓头发,看了眼时间——下午3点钟,这个时间点渡海实在想象不来外面的人在忙些什么大事。

“外面在干嘛?”渡海索性坐起来,问从外面进来的猫田。

“不清楚,”猫田在她的床铺上躺下,拉上兜帽,“有一个cos执事的人在给大家分发点心,那些人在和他搭话。”

“。。。。。。”知道了吵闹的源头是谁,渡海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走向外面去看那人在搞些什么。 

外面,被众人团团围住的影山仿佛对周围的一切都视若无睹,优雅绅士地坐在不知道什么时候搬过来的小圆桌旁喝着下午茶,脸上露出惬意的表情,让人怀疑他此刻并非身处嘈杂的医院,而是在自家别墅的花园里轻嗅着玫瑰的芬芳。

“这位就是昨天院长着重介绍的那位吧?”“应该没错,是宝生集团的那位。”“他来这里干什么呢?”围着影山的人们互相推搡着,最终一位医生站出来,小心翼翼地问:“请问影山先生来这里是?”

影山抬起头微笑着回答:“在下是冒昧来找渡海医生的,听说他在休息,就先在此等候。”

听到渡海的名字,众人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愈发嘈杂的讨论起来。

“太吵了。”站在门口的渡海抱怨了一声,声音不大,但众人瞬间安静了下来,坐回自己位置上安静地品尝影山带来的点心,眼神在两人身上打转。

看到了渡海的影山笑容的弧度变大,快步走到渡海面前,左手背在背后,右手放在胸前,微微鞠躬询问:“渡海医生,请问您可以和我一起享用下午茶吗?”

“不可以。”干脆地拒绝掉影山的邀请,渡海转头又进入了休息室并且顺手关上了门。

看到被留在门外的影山露出了遗憾的表情,众人再次交头接耳起来。“可以问下影山先生和渡海是什么关系吗?”有人问。

影山抬头看向那人,表情严肃:“在下正在追求渡海医生,可是。。。。”叹一口气,继续说道,“他还没有接受我。所以今后还请大家多多关照。”

众人看向影山的目光变得敬佩了起来,有人小声念叨起来,“这可是那个以恶魔著称的渡海啊。”“看到别人崩溃的表情会由衷的笑出声的渡海啊。”“和这么抖S的人在一起不会变成彻底的抖M吗?”“诶?不会吧,我看影山先生不像是。。。。。。”

“影山!”渡海再次拉开休息室的大门,一脸不耐,连声调都提高了起来,“太吵了我没法睡了。”众人立马低头假装忙自己的事,影山看着渡海刚说了声抱歉,就被一把拉进了休息室。 

“你什么时候追我了?”渡海靠在床边仰头看着影山。

“昨天我问你要不要和我去喝下午茶。”影山认真地回答。

“这和追我有什么关系?”渡海皱起了眉头,对这人的逻辑感到疑惑。

 影山话锋一转:“刚才路过,我看到楼下的几棵樱花树都开花了。”

“什么?我现在是在说。。。。”

“春天最适合坐在樱花树下喝下午茶,春风会带来似有若无的花香,有时候粉白色的花瓣会落进茶杯里。这种时候渡海医生会把花瓣挑出去吗?我是不挑出来的类型,那样有种饮下一分春色的感觉。”影山眼神似乎透过了墙壁直接去到了室外。

“你是少女漫女主角吗?这种事随便怎么样都可以吧。”

“夏天的下午茶要伴着蝉鸣,秋天应该赏着红枫,冬天的话,壁炉是必不可少的,跳跃着的橘色火苗和稍微有点烫手的红茶会让你从内到外都变得暖洋洋的。哦,对了,我们还可以养只猫。”

“你到底在说什么?”渡海彻底失去了耐心。

“虽然您身上的消毒水味我也很喜欢,像您一样冷冽却让人安心,但是我想用甜品的香柔和红茶的醇厚把它包裹起来。所以,渡海医生,您愿意和我一起享用下午茶吗?”影山双手握住渡海的肩,凝视着他的眼睛,“或者我应该换个说法,请问您愿意和我一起度过从初春到严冬的每一天吗?”

渡海沉默了几秒,挥开影山的手,说了声“碍事”就又走向沙发,拿黑色的毯子拉过头顶,从毯子下传来闷闷的声音:“不要在外面待着,有你在他们太吵了。”影山看着从毯子下露出来的红色的耳朵,微笑着回了声:“遵命。”当即把下午茶地点改在了渡海医生的沙发旁。

【被迫围观了全程的猫田护士不想说话】

当晚酒吧里,影山的老位子旁多了一个位置。佐佐仓带着笑意为二人调了两杯粉色的鸡尾酒,“请用,‘热恋浪潮’。”

看渡海被这名字逗笑出声,影山也不自觉笑了起来:“这可不像你平时的起名风格。”

“确实,但我认为很适合。”好友挑了挑眉,似乎对自己的作品颇为满意。渡海喝下一口,还没来得及点评,就被影山握住拿酒杯的手凑到自己唇边,就着他刚喝的位置喝了一口,一本正经地点评:“这杯比我的甜。”

像是被传染了幼稚一样,渡海学着影山的样子抢过他的杯子猛喝一口,脸颊都微微鼓起来。

看着渡海气呼呼的样子,影山心情大好地想,今晚或许不用在带着寒意的春风中一个人散步回家了。

不过说起来,春风已经变得温暖了呢。

正文到这里就结束啦,后面是一些无关紧要的车和小剧场。

下午茶和午觉的融合方式

\事\后\

“医生你看!这样我的下午茶时间和你的午觉时间就能完美融合了!”

“。。。。。。”

“以后医生就还是这样好好睡觉,我吃我的下午茶就好。”

“闭嘴。”

\又一次\事\后\

“医生,我们开家医院吧?”

“什么?”

“开家专属于医生和我的医院。这样医生能不能在手术室对着监控自己玩给我看?”

“我认为你应该立刻去精神科。”

\又又一次\事\后\

“说起来你当时怎么打开储物间门的?我记得那间平时都锁着的。”

“哦,这种事只需稍微运用下宝生集团的力量即可。”

“。。。。您还真是为所欲为。”

“医生您不也是?”

“有技术的医生当然是能为所欲为的。”

“那有技术的执事可以为所欲为吗?”

“你还真是有自信。”

“那是。”

\又又又一次\事\后\

“影山,其实我一直有个问题。”

“你说?”

“你到底叫什么名字?”

“。。。。。。我觉得这个问题不能细想。”

“。。。。。。刚才是不是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动摇了。”

“嘘,我觉得我们应该换个话题。”

“好的。”

End

【谢谢观看~】

记一个深夜的危险脑洞

翻相册看到尼尼从一个有点阴沉的少年变成了一个超甜超可爱的少女(不是),觉得这种变化真的太厉害了,加上群里小伙伴们说的雌///堕梗,脑洞就一发不可收拾。
【很雷!非常雷!重度ooc!慎入!】

年龄的话就设定为从尼18岁开始,假设他们出道是在全员成年后。

尼尼先是作为MAIN和爱拔,润润,toma一起活动,同时敬仰着在京都演舞台剧的小大,偶尔会一个人跑去京都找前辈玩。在这段时间里,爱拔发现了竹马阴沉外表下的甜美可爱,近水楼台加上天然切黑的诱导,第一个吃到了糯米团子。

于是被竹马打开了奇怪开关的小和,意识到了自己对前辈的不只是敬仰,还有着自己之前没有正视的感情,所以毅然决定去和前辈表白心意。被可爱后辈的羞涩的爱意惊吓到了的小大,反应过来后决定好好接受他,于是两人都带着羞涩感做了不可描述的事情。

之后,情投意合的sk两人迅速陷入热恋,一有机会尼就去京都找小大,和他疯狂地用身体表达热切的爱意。但是因为不在一个地方,不能一直黏在一起。而爱拔,虽然尼和他坦白地说了这些事,但表示他不介意这些,依旧在工作之余的各种机会里吃掉小和。

顺带一提,在爱拔多次吃掉尼的过程中,有几次是被弟弟撞见了的,第一次看到感到很惊讶,不知道该怎么反应所以藏起来,偷看完了全程,一边震惊地想着哥哥们怎么能做出这种事,一边不可控地起了反应,到后来甚至忍不住去偷听。偷听了好几次现场的润,对自己这种行为感到无所适从,所以去找信赖的sho倾诉,问他自己是不是出问题了。sho听后也感觉三观受到了冲击,决定帮他解决这个问题,就先去接近尼尼。

在接近的过程中sho发现这人很聪明,和自己脑电波很合,对他有了几分欣赏,试探地问他和爱拔的事,以为尼尼听了会惊慌,会害怕,结果对方却好像完全不在意他知道这件事。

原因是在这段时间里,爱拔已经把尼调///教的很好了,尼越来越能在和小大还有爱拔的性///爱过程中享受到,身体服从后,心理也开始慢慢抛下了一开始的背德感和羞耻感。于是试探地问尼需不需要帮助的sho,反倒被对方主动勾///引,问要不要也品尝他的味道。

本来是要帮润解决心事的sho反倒自己有了更大的心事,就忍不住把这些和润说了,然后表示,自己恐怕无法拒绝尼。看到自己信赖的前辈也这样的润润感到了紧迫感,眼看着sho要接受尼尼的邀请,终于不再抑制自己内心对尼尼的渴望,和sho一起推倒了尼。

然后就是出道了,出道后需要一起工作的五人,对各自之间的关系心知肚明,一开始还是和以前一样分开来悄悄搞的,后来就谁都不避谁了。工作时间一本正经的工作,工作一结束就随意的和尼在没人了的工作室各种play,还会和其余人交流自己掌握的尼的敏///感///点,做的时候说什么话更能刺激尼更兴奋之类的经验。给他换上节目里作为道具用到的各种女装,旗袍、小裙子、护士服,然后打开摄影机对准他的x开始gan他,后面的人gan的时候还可以放着上一个人和他的录像。最后做到尼哭着说爱大家所有人,想要成为四个人的专属玩具。但是有时候会忍不住去撩团外的人,比如关怀他的前辈和喜欢他的后辈,然后被门把发现了就会拉回来四个人一起惩罚。

大概就是这样一个很雷的脑洞,也不知道会不会写,毕竟我文笔渣还懒orz

《关于下午茶和午觉的重要性比对说明》(3)

【影山x渡海】【ooc ooc ooc】

链接不太会弄,弄了半天也不知道行不行,在评论也放了个,不行的话我再试着改改。。。。

虽然并不好吃但就是很想开一趟,雷,慎入。

慎入

待两人缓过神,清理干净身上和衣物上沾染到的液体,恢复到泰然自若的神情,要不是狭小的储物间内充满了糟糕的气味,就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两人抬起头,都在对方脸上看到了“道貌岸然”几个大字,忍不住笑出声来。

“那么现在,”影山掏出怀表,看到指针指向三点钟,询问渡海:“要和我去喝杯下午茶吗?”

渡海一边推开储物间的门,一边漫不经心地回答:“不要,我回休息室睡午觉了,再见。”

影山露出吃惊的表情:“现在吗?可现在已经三点了。”在影山的认知里,3点钟绝不是睡午觉的时间。

“对我来说,除了晚上10点到第二天10点以外,都属于午觉时间。”这么说着,渡海又打了个哈欠,和影山挥了挥手,头也不回的朝休息室方向走去。

“所以说,想和他一起生活的人生活习惯和自己差太多怎么办?”问完这句话,影山皱着眉头,陷入了沉思。

“你要和渡海医生一起生活吗?”听好友讲述了昨晚和今天经历——当然是省略掉了某些部分,佐佐仓还没能从震惊中回过神来,自从认识影山以来还没见过他交男朋友或是女朋友,而现在,好友正在认真考虑和昨晚刚认识的人一起生活的事情,进度简直惊人。

“对啊,不然呢?所以说想和他一起生活的人生活习惯差太多怎么办。。。。”影山又重复了一遍问题。

佐佐仓也只能先思考这件困扰着好友的事:“不然。。。。试着慢慢改变?这种事,双方都得退让一部分,然后两人一起摸索双方都能接受的平衡点吧?”

似乎对他提出的建议很是信服,影山点了点头,取回自己的大衣,说了声:“那我就先告辞了。”转身离开了酒吧。

tbc

感到绝望,不会放链接,我已经落后于时代了。。。。

《关于下午茶和午觉的重要性比对说明》(2)

【影山x渡海】【ooc】【有私设】
第三次关掉闹钟,影山保持着手按在闹钟上的姿势又睡了几分钟,随后突然从床上弹坐起来,把闹钟拿到面前。已经过了9点了。暗道了声“不妙”,影山快速拍了拍脸让自己清醒起来,起身下床去洗漱。

今天10点要去和东城大学医学部附属医院的管理层会面洽谈,接着去医院实地考察,院方还邀请他参观医院王牌佐伯教授的手术。

东城大学医学部附属医院虽然是只在东海地区有名的私立大学附属医院,但据调查资料显示,其对外科医生手术技术有很高的要求,尤其是心脏外科,具有着与称霸京都的帝华大学一争雌雄的实力,是一家发展前景很好的医院,因此宝生老爷有意入股这家医院,来作为增强宝生集团在医学界影响力的第一步。

一边在脑海中快速确认一遍今天的行程,影山一边顺手拿起放在桌子上的手机,才发现有好几条未读信息。信息都来自佐佐仓,最早的是昨晚他离开酒吧后发送给他的【诶?影山君这就走了吗?酒才刚刚调好的说。】以及随后发来的带着调侃意味的【算了,玩得开心哦~ ps.那个男孩子看起来挺可爱的。 pps.你的大衣还在这里,我先帮你收着了。】

回复了一句【好的,我随后去取。】影山放下手机,看向镜子里黑眼圈有点明显的自己,感觉有些郁闷。

昨晚突然被那个男人吻了后,在反应过来之前自己就在众人的起哄声中被男人挽着胳膊带出了酒吧,然而并不像好友预想的那样,两个人没有什么后续发展,一走出酒吧那人就松开了他的胳膊,眯着眼像只小狐狸一样笑着朝他挥了挥手,然后就打车离开了,留下他一人在还有几分寒意的春风中独自萧瑟。这种情况下再回酒吧似乎有些尴尬,于是影山只能一个人散步回了家,翻来覆去许久才陷入睡眠。

今晚再去酒吧的话,不知道能不能遇到他呢。

脑海中不自觉出现了这样的想法,影山忍不住轻笑出声,不过是一个吻而已,自己居然像个中学生一样忐忑起来,难道是一个人太久了吗?

尽管起迟了些,早上10点钟,影山还是准时到达了会面地点。影山这些天来做的准备很充分,与院方代表的会谈顺利进行着,对方对宝生集团开出的条件很满意,会谈比预想中还要早的结束了,于是众人一同动身前往医院。

参观过医院的各功能区后,影山随着院长进入了手术参观厅,已经有上百位医生及研修医在各自的座位上端坐等待着。副院长着重介绍了几位处于全院高等级的医生给影山认识,影山礼仪周正的和他们打了招呼,眼神随意扫过在座医生的脸,突然捕捉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是昨晚的那人。

居然是位医生啊。影山在心中想着,这和他认知中的医生固有形象还是有着挺大的差距的。即使是在现在这种众人都一脸严肃,又带着几分紧张和兴奋的场合里,那人也是无精打采地半倚在桌子上,耷拉着眼角一副没睡醒的样子,注意到影山看他的目光,慢慢地转头看过来,同时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

昨晚没有得到充足睡眠的影山抑制住和他一起打哈欠的冲动,微笑着朝他点了点头,看到对方挑了挑眉毛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影山先生和渡海认识吗?”注意到影山视线的院长问道。

是叫渡海啊。在心中默念了一遍,影山笑着答道:“嗯,之前碰巧遇到过,不过还不算认识。”

“哦,这样啊,他叫渡海征司郎,是心脏外科的医生。”院长似乎没有继续这个话题的意思,影山也就没有追问,默默等待着手术的开始。

手术由佐伯医生主刀,第一助手是他的大弟子横山医生,院方派了一位医生为影山讲解手术正在进行的流程,采用到的技术等专业知识,一切顺利进行着。

就在手术进行了半个小时的时候,在除了解说外寂静无声的展厅里突然响起了手机振动声,影山循着声音回头,看到渡海拿出手机,似乎是看到了什么有趣的事,猫唇向上勾起,眼里闪烁着光芒,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有别的医生看到他站起来皱起了眉头,低声斥责:“喂,渡海,现在还在手术中你不要。。。。”话没说完,渡海就走到了他的身边,低头凑到他耳边,笑着和他说了句什么,那人瞬间就变了脸色,露出了愤怒又惊惧的表情,也不再阻拦他,任他晃晃悠悠地走出展厅。剩下的人只是悄悄交换了个眼神,然后就都像没看到这一幕一样继续全神贯注地观察着手术情况。

影山心中感到疑惑,沉着气又坐了一会儿,就轻声和身边人说自己有事要去处理下,起身离开了展厅。
来到走廊,影山才发现外面的气氛与他进去前完全不同,护士们拿着医疗用具从他身边迅速跑过,有研修医生在喊着些什么,所有人脸上都带着焦急的表情。
就在影山一头雾水想找个人问问情况的时候,身后有人一边说着:“碍事。”一边用手把他推到一边,向前面手术室走去。

随着他的出现,整个走廊突然安静下来,所有人噤声看着他走过去,影山不明所以地叫了声:“渡海先生?”

已经走到了手术室门口的人回头看了他一眼,敷衍般的笑了下就走了进去。

看了眼门口【第二手术室】的标牌,影山回想着参观医院时所见各功能区的位置,找到了监控室。
放大第二手术室的声音,影山不可置信地看着监控器上的情景。

一个和在展厅里昏昏欲睡的那个人完全不一样的渡海,正在有条不紊地指导着众人进行手术。虽然对专业领域并不了解,但影山也可以看出来手术台上躺着的病人情况很糟糕,从心脏喷出的血液有些甚至流到了地上,一个手术服上满是血的男人崩溃地跪在一边的地上。但渡海却似乎毫无紧张这种情绪,镇定自若地对众人下达着指令。

影山右手抚上胸口,隔着衣物感受到胸膛里的心脏雀跃般跳动着。

这是艺术,渡海的艺术。以整个手术台为画卷,以手术刀为笔,以殷红的鲜血挥洒,以孩童般的大胆和天才的睿智融于一身,肆意创作。众生皆为傀儡。

不知不觉过去了两个多小时,因为一直保持一个姿势站立,影山的腿有些僵硬,但双眼依旧紧紧盯着屏幕无法移开。

第二手术室里,渡海的工作终于到了尾声,夹上止血钳,说着:“好了,完成。”走到那跪在地上的医生面前,低头俯视着他,说道:“记得给我一千万,用你的退职金。”看着那人终于崩溃地抱头痛哭起来,渡海脸上浮现出满意的神色,随即似有所感般抬头,盯着监视器的方向露出了笑容。

屏幕这边,影山感到呼吸一滞。

                                                                      tbc

《关于下午茶和午觉的重要性比对说明》(1)

【影山x渡海不知道该打什么tag】【ooc  ooc ooc】【影山和渡海谁的暴言更胜一筹呢?】

深夜11点,结束了工作的影山,看到1小时前好友佐佐仓发来的“请务必来品尝我的得意之作”这样的信息,随意在执事装上套了件大衣就出了门。
到了地方,影山却发现自己的老位子上已经有了人。那人像个小老头一样猫着背,左手撑着脸半趴在吧台上,背对着自己在和旁边的男人说话,从自己的角度看不到他的脸,只能听到他“fufufu”的低声笑着,吐字有些模糊的说:“诶~~~是吗?”
“影山!这边。”好友的声音从一边传来,影山转头寻觅到好友的身影,向他走去。
“那位是最近开始经常来的客人,因为你最近不怎么过来,所以没提醒他,抱歉。”佐佐仓看着那个男人,面带歉意说着。
“不用介意这种事,”影山微笑着:“我只是过来喝酒而已。”
看着好友开始调制新作品“恋爱交响曲”,影山和好友随意聊起近况。
“影山桑最近很忙的样子?”佐佐仓问道。
影山点点头,露出有点疲惫的表情:“嗯,老爷有意发展下宝生家在医疗界的生意,这段时间在帮老爷做一些相关的考察工作,事情比较繁杂,这两天刚稍微走上正轨,所以才有时间过来坐坐。”
正说着话,却听到店里另一侧突然有哄闹声,两人朝那边看过去,只见刚才那个男人
身边围着几个男女,正在起哄喊着:“吻他!吻他!”刚才和男人聊天的人站在那里,拉着男人的手臂想拉他起来,用让人觉得聒噪的音量说:“是你说的,如果没猜出我选的牌的话就和我接吻的。”而男人依旧只是斜倚在吧台上,“嗤——”的冷笑一声反问他:“你作弊了吧?亏你还有脸说出新规则这种话,那张藏起来的牌,我看见了哦。”尽管这么说了,那人还是没有罢休的意思,旁边的人也依旧在起哄催促男人站起来。
见此情形,佐佐仓放下手中的酒瓶打算过去调停,影山朝他虚按了下,缓缓站起身,轻笑道:“我好不容易来一次,不能被这些事扰了,你继续,我去看看。”随后就向那一侧走去。
好不容易穿过看热闹的人群靠近了事态源头的两人,影山意外的发现,那个被纠缠的男人并没有像他想象中烦恼,此刻也只是带着一丝冷笑慢慢喝着酒,甚至不去看纠缠他的人和起哄的人群。和他小老头一样的背影完全不一样,男人看起来年龄很小的样子,大概是有些喝醉了,一只手不住地揉着自己已经变得乱糟糟的头发,刘海散乱的遮住了额头,含着水光的眼睛垂下时有几分无辜的意味。
“请问,”影山朝向着男人的方向,用温柔得体的声线问道:“您需要帮助吗?”
听到这与周遭氛围明显不符的声音,男人慢慢转过头看向影山,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突然“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对方已经笑出了像小猪一样的声音,让影山怀疑起自己难道是把今天晚餐的酱汁都粘在了脸上。
“对不起哈哈哈”男人道歉的毫无诚意,眼睛睁得圆圆的看着影山,问道:“请问今晚酒吧的cosplay主题是什么,执事先生?”
酒吧里温度比较高,进门不久影山就脱掉了大衣,环顾四周,似乎确实是和这里的氛围格格不入。
不过既然已经是这样的情形了,影山反倒顺着男人的话恭敬地弯下腰,再次问道:“少爷,请问需要在下的帮助吗?”
男人没有回应他发出的“帮助”信息,继续捂着肚子笑起来,旁边的人并不想看他们这么胡闹下去,拉扯着影山让他离开。
被无视了的影山皱了皱眉,挥开旁边人的手,凑近这个不知好歹的男人,凝视着他的眼睛,露出一副善良又真诚的表情,加快语速轻声说道:“恕我直言,明明被纠缠到这种程度还毫无接受别人帮助摆脱困境的自觉,您是白痴吗?”看着对方瞬间变得有点呆楞的表情,影山满意地站起身,重新恢复得体的微笑。
纠缠的人不耐烦起来:“所以说赶紧站起来和我接吻不行吗——”
“不行哦~”男人回过神来,打断他的话,突然拽着影山的领结拽向自己,然后微笑着吻了上去。
被男人突然的举动惊到,这次换影山变得呆楞起来,在他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之前,男人已经松开了他,一脸调笑的表情看着他,和愈加兴奋起来的人群说道:“不行的哦,我的执事先生会吃醋的。”

这人的猫唇,吻起来果然很甜呢。
稍微唤回了一丝理智的影山,脑海中回荡着这个想法。

                                                                         tbc